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园地 >> 正文

精英教育的实质,都是应试教育

我要评论  2019/5/5 14:49:54   浏览次数:
  我们现在脑子里假想这么两个人物,一个是中国学生,我们管他叫小明,还有一个美国学生,我们管他叫大卫。 

  先看小明,小明是典型的,从中国西部小山村一步一步考取了清华大学,成绩是真好,但是他到了北京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孩子知识视野非常狭窄,课外书是没接触过,而且很土,不会穿衣服,不会说话,见到女孩子就脸红,甚至手机都没怎么见过,这是小明。 

  好,我们来看大卫,大卫家境当然是不错了,如果比起做最难的数学题,他比小明差远了。但是大卫面很广,首先是体育,什么游泳,击剑,高尔夫球全练过,打的还都不错,然后各种才艺,什么画画钢琴都练过。参加学生各种活动,什么演讲比赛,计算机比赛,当过学生会副 ,还特别有爱心,经常到社区医院去照顾老人…… 

  这么一个好孩子,那放在中国家长面前看,这不就是中美教育的差异吗?你看小明是典型应试教育的产物,而大卫是典型素质教育的产物。小明很苦,很惨,大卫非常幸福,任意的挥洒自己的禀赋,兴趣和才能。 

  但是万维刚说,你不要被骗了,其实他们两是一回事,都是应试教育。只不过小明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就奔着考试去了。而大卫,你看它干那么多事,其实也是疲于奔命,他也是为了凑够美国的精英学校——就是所谓的常春藤盟校——那些学校的入学标准,他才去干这些事的。你以为他对每样东西都有兴趣? 

  所以,从根子上说,都是应试教育。 

  但是紧接着万维刚又把这个问题往前推,就是:大卫其实处境还不如小明。因为小明毕竟面对是一个确定性的东西,就是你只要考过什么分,那什么学校就一定等着你进;可是大卫可不一样,他不管筹够多少东西,他进学校都是没准的事情。 

  确实前两年我们也看到——尤其是华人——学生跟学校打官司。比如说到了2013年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过一则新闻,说在美国有一个华人学生叫米歇尔·王,他就一怒之下把哈飞大学告上了法庭,这在当时也是个大新闻。 

  这个孩子也真的很冤,因为他的大学入学考试,就是SAT的成绩非常好,那是甩掉百分之九十九的考生。那剩下来的标准呢,什么社会实践,获各种奖,他全有,甚至在奥巴马总统的就职典礼上他还参加了中学生的合唱团,那说明美国主流社会对这个孩子是接受的。 

  可为什么在申请常春藤盟校的时候,只有宾夕法尼亚大学给他发了入学通知书,剩下的也就是他最想上的。说明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全部把他给拒绝了。那你总得有个拒绝的理由吧! 孩子很委屈,于是打官司。 

  这种现象在美国的华人族群当中其实很普遍,他们甚至办了一个网站,就叫哈佛不公平,里面列举了大量这样的事例要抗议。对这些孩子来说当然是这样,这些标准是你们定的,我努力达到了,然后你们又不要我,这不是欺负人嘛?这是不是种族歧视?我带着这个问题问了万维刚,这是不是不公平。 

  万维刚说:很难讲。 

  为啥,因为这些常春藤盟校,主流全部是私立大学,他们从来没说过自己要公平,甚至招生的规则都是不确定的,从来不公布我就是按照上面规则来招生,甚至这些学校的招生办的官员,比如说招生办的主任,退休后到外面当那些大学的什么升学顾问,他们都说不清楚这些大学的招生规则,连内部人都说不清楚,那还存在什么公平不公平的问题吗?公平总是对规则而言的。 

  当然万维刚还跟我讲了一个道理,说这是因为华人学生带着自己的文化传统去理解人家的规则导致误会。这话怎么讲?这就得回到美国历史当中,在去看这些招生规则是怎么形成的。 

  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他毕竟有一个民族的主体,就是WASP,就是百人的盎格鲁撒克逊的新教徒。那这些人觉得我们是这个国家的精英、我们是主流阶级。 

  那这个意识原来还不是特别清楚,到了19世纪的下半叶,也就是美国的铁路网已经造成了、全国是一盘棋的时候,那这个种族的主流意识就开始觉醒。他们就觉得哈佛、耶鲁哪些学校,那是要培养我们的孩子的,我们的下一代仍然要当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所以我们就不能让其他族群的孩子轻易的进来。 

  但是又不能明摆着说不公平吧,因为大学毕竟是招生考试嘛。所以我们就设立了一个门槛,就是哈佛、耶鲁这样的学校,开始考希腊语和拉丁文。那其他族群公立学校是不教这两门语言的,所以自然你就考不取。 

  但是这个规定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也觉得这玩意不对头,为啥,因为没有竞争了,只要是WASP的主流精英的孩子,考哈佛、耶鲁完全就不费劲,其实他们的成绩不是很好。长此以往就是其他族群的精英你不能把他纳入进来你的体系,那这个国家也有问题,这个族群本身也会产生危机。 

  所以到了大概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后,他们就取消了这两门考试,希腊语,拉丁文都不考了。那结果其他的族群就开始起来了,那最起来的就是犹太人,犹太人在常春藤盟校的入学标准,大概是百分之七——上涨到百分之二十几;甚至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就是哥伦比亚大学,一度达到了百分之四十。 

  那这些WASP的主流精英又不干了,因为自己孩子的机会被剥夺了,怎么办呢,又搞出一套标准,说你社交好不好,你体育好不好,搞出一大堆的限制条件,其实就是原来搞得希腊语和拉丁文,又把犹太学生的那个比例给降下去了。 

  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个趋势又开始出现逆转。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苏争霸,那美国人心里清楚,这一仗是不能输给苏联的,我们美国人还得登月亮呢,所以那个时候的美国名校,算是对全民敞开了大门:只要考试成绩好,上哈佛,耶鲁是可以的。所以你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是赶上了这波好时候。 

  但是这个阶段很快又过去了,美国的名校有开始固态复萌,开始强调那些乱七八糟的素质教育的标准。 

  说到这儿你就该明白了,他们其实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要找一个均衡点:一方面要用考试成绩,把其他的族群精英给挑进来;另外一方面,要靠这些素质教育的标准,把他们拦出去。 

  所以不管怎么变化,这些标准的设立不是让你过来的,是让你出去的。这个实质我们心里要清楚。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